Ctrl+D收藏泡泡中文
泡泡中文Paozw.com
泡泡中文 > 玄幻魔法 > 低调修仙,高调复仇 > 第三百一十五章 仙皇办事处

第三百一十五章 仙皇办事处

“我们此去的两个目的,买功法,查消息,都容易被人盯上,所以,我们六人分成两队,风险还是太大了。

再加上,刚才说要赚灵玉,我就想着单独再分出一队,在上仙域干我们的老本行,开杂货铺。”祁官禹意味深长道。

“的确可行,那么其实队伍的划分已经很明确了——”童怡点头赞同,这个安排的确不错。

“怎么就明确了,到底是怎么划分的呀?”龙芯听得糊里糊涂。

“你和申屠一队,负责在上仙域开店,卖法器就可以了;童童和微生,前往小师叔探查消息;我和官禹则是要想办法,前往上仙域的第八层。”颜绯悦无奈了,芯芯这是在哪里神游,竟然一点意思都没有搞明白。

“那这个安排不错,我和申屠祺会好好奋斗的,到时我们就是你们的后盾——”龙芯顿时斗志昂扬。

“只可惜我们两人炼制法宝,出货速度太慢了,几年才能出一件,官禹和童童要是有时间,也可以炼制一些,放在店中,还能丰富一下货源。”申屠祺建议道。

“一定。”微生肃文点头赞同。

“那咱们上去后,就要分开行动了——”童怡有些不舍地说道。

“想要在上仙域开店,那六十万块中品灵玉,估计不够——”

颜绯悦有些忐忑,留给她的灵玉买功法一定不够,但在上仙域开间杂货铺应该是绰绰有余了,反正她的功法还没有影,不如就将灵玉全部拿来开店铺。

“不用,要多少灵玉都不够,我们上去后,卖掉一件炼制好的法器或是阵法,应该就差不多了。我们是上去赚取灵玉的,又不是专门花灵玉的,有点本钱就可以了。

咱们每队都有自己的任务,比起你们两队的任务难度,我和申屠的已经很简单,既不用担忧身份暴露,也不用担忧生命安全,只是赚取灵玉而已。”

龙芯连忙摆手,她说的都是实话,本来两就已经都轻松了,再说了,他们几人余下的灵玉已经很少了,如何还能拿来再用。

“芯芯说得在理,咱们就这么定了。大家都乘在船上赶路的这段时间,能多炼制几件法宝,算几件吧!”童怡说着起身,就准备回船舱二楼的房间,炼制丹药了。

“行吧!”

颜绯悦起身,拉着祁官也准备回房间了,他们俩没有天赋技能,只能回房修炼,当然,双修是最有效率的修炼方式。

星河流转,波云诡谲,飞舟就这样顺着漩涡,翱翔天际,五年的时间,于颜绯悦六人而言,只是一段几位短暂的旅程。

“大家都出关了——”颜绯悦和祁官禹两人坐在沙发上,已经给其他四人添好了灵茶。

他们是最早出关的两人,并且凭借上品灵玉和双修功法,成功地将二十年压缩到五年,赶在出关前,将修为都提升了一阶。

祁官禹将修为稳定在了仙皇八阶,颜绯悦则是将修为稳定在了仙皇七阶,他们两人注定是要比其他人,先上到上仙域第八层的,所以他们两人,必须比其他四人,要更快提升修为才行。

“嗯呢!我现在修为,提升到了仙皇中期,炼制法器的速度也快了一些,五年炼制出了两件十一阶的法器。”龙芯扬了扬眉毛,就是这么骄傲。

“我还是只出了一套十一阶的阵法,不过这套传送阵,是我迄今为止,炼制的品质最好的。”申屠祺对于这五年的成果,还是很满意的。

“这是我和童童炼制好的法宝,十一阶符箓六张,十一阶丹药三炉。”微生肃文将提前准备好的储物袋,递到了申屠祺面前。

“一炉疗伤丹药,一炉补充灵力的丹药,一炉解毒的丹药,每炉五枚,共十五枚,品质都在上品以上。”童怡补充道。

“好,我和芯芯上去后,会打听清楚行情,再开店售卖的。”申屠祺看着几人,认真承诺。

“飞舟一会就要靠港了,大家只是结伴乘船的修士而已,都不要露了马脚。”祁官禹看着飞舟之外的景象,不放心地提醒道。

“后面的路,就要靠我们自己走了——”童怡看着众人,鼓励道。

“不错,我们六人有十二阶通讯法器,六域神螺,随时可以联系。”龙芯提醒道。

十二阶法器,是仙帝修为,都很难摧毁的神器,他们完全可以好好利用起来。

“好,那我们到时候,就通过六域神螺,交流搜寻到的信息——”颜绯悦先前的担忧一扫而空,对接下来,可能面临的挑战,充满了斗智。

“飞舟靠岸了,咱们可以下船了——”祁官禹一直注视着,港口上的情况,太阳高照,空荡无人。

申屠祺率先牵着龙芯走下飞舟,接着是微生肃文和童怡,最后是祁官禹,他将颜绯悦牵下飞舟后,就将飞舟收入了自己的储物戒指。

“几位道友,咱们就在此分别吧!”微生肃文双手抱拳,一副感谢各位路上陪伴的样子。

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我和道侣也与各位在此别过了——”龙芯很是豪迈地站出来,与大家做礼告别。

“有缘再会——”祁官禹和颜绯悦,一起向大家行礼道别。

话落,大家就错前错后地往港口外走去。

这是他们最危险的一程,却偏偏要彼此分离,每个人的任务都至关重要,所以他们要做的,只能是坚定前行,为同伴建立起后盾,为大家的未来共同的努力,尽自己最大的能力。

在六人先后抵达港口的出口,就看到空地上伫立着一座小院,上书《仙皇修士办事处》。

六人并没有对视,也没有交流,他们此时是并不熟悉的陌生人,没有必要事事交流,所以只是与各自的道侣手牵手,就这样坦然的,走进了这座一进的小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