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trl+D收藏泡泡中文
泡泡中文Paozw.com
泡泡中文 > 游戏竞技 > 妖君难逃 > 第4章鬼又何妨

第4章鬼又何妨

白天光线下,心口上的那朵山茶花,鲜明艳丽,熠熠生辉,比真花还真上几分。

我什么办法都试了遍,就是不能把山茶花给弄掉,无论我怎么洗怎么擦,就是弄不掉,除非把那块皮给割。

这花是不影响我什么,看上去也很好看,平添分独特的美丽。

可偏偏是突然间一夜就有的,偏偏会是山茶花,这很难不让我多想。

直觉告诉我,这朵山茶花,和那个神秘男人有关。

“阿缘,你去摘点艾叶回来。”大伯母吩咐说,“你三哥又不知道死哪去了,见天不着家的。你都嫁人了,他自己还没个着落,跟个二混子一样。”

我提上篮子去田里。

这会正是初春,田地里疯长着各种杂草。

我走过去摘,走着走着,突然间,我身体一顿,眼眸微动,灵光一现。

十三岁那年,那个男子曾把我送给他的山茶花,推进到我的心口中,山茶花消失不见,没有在我身上留下任何痕迹。

时隔六年,那朵消失的山茶花,如今长出来了。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我喃喃说着,深感无力。

好似从死而复生那年开始,我的命运,已经在冥冥之中不知被谁给安排好了。

别人都知道,唯独把我蒙在鼓里。

一边摘着艾草,一边想着事,不知不觉间天就悄默默地黑了。

四下无人,我拍拍身上的灰尘,准备回去。

“阿缘。”

转身要走,听到有人在喊我,我愣了下,张望四周,这里除了我也没别人,是我听岔了?

不过这个声音听起来是真的熟悉啊。

“阿缘。”

继续走了几步路,又隐隐听到这个声音,我本能回头去看,什么人也没有。

还是我幻听了?

我好生纳闷,停在原地,准备要走时,又听到有人在喊我。

“阿缘。”

声音幽远空灵,好似是从某个深处之地传来的。

我转过身去,看到有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。

她佝偻着身躯,提起我忘记拿的篮子,颤颤巍巍地走来,像以前那样念叨着:“你啊,忘性真大,又丢三落四的,别哪天把自己给弄丢了……”

她边说边走到我面前,把篮子交到我手里,又说:“看你手上的红绳都快烂掉了,我给你系上新的。记着,不管出什么事,都不能取下来,得一辈子带着。好好保管来,这红绳可重要着呢。”

说着,她取下我手腕上戴了多年的红绳,换上新的。

在我双手双脚上,都系着一条红绳,戴了多年,早就褪色发旧,烂得不像样了。

她蹲下身,又给我脚腕戴上。

忙活完后,她像是劳累过度,身子愈发弯曲,说话声音越来越微弱。

“知道了吗?”

我点点头,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,想说话说不出来。

“天黑了,该看不到路了,快回去。”

她催促着我,我傻傻地转过身去,却没有离开半步。

等我再回头时,她已经不见了。

田野广阔,夜幕侵袭,万物都变成黑漆漆的东西。